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0776|回复: 0

贝因美弃婴童用品涉妇幼保健

[复制链接]

63

主题

63

帖子

21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12
发表于 2021-1-29 07:13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赵怡下楼时才发现自己没带钱包,骂了自己声转身上楼,站在门口时,又想起自己钥匙忘屋里了。这次就是把自己骂的真变成猪也无可挽回了。把摸钥匙的手改变思路变成摸手机出来。老公张莫那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问,怎么了?什么?呵,我忙的很,没空送,你自己想办法吧。说完,不等赵怡接话,就挂断了。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,赵怡低头下楼了。站楼底茫然的看着炽热的大地,鼻子上细密的冒出汗来。她努力的想自己究竟想干什么去呢?空白的脑海里影射出的是自己那无奈的脸。赵怡是个漂亮妈妈,认识的人都这么说。少女时赵怡那时更光彩照人,令人想不明白,光彩照人的少女赵怡当时为什么会看好张莫,而且居然嫁给了他。现在赵怡有时也会思索这个问题,但更多时候她避免去想,怕的是沮丧。比如现在,赵怡忙转移思路,把眼睛从回忆中的张莫转移到了现实来,发现对门的毛头在奶奶的牵引下从外面回来了。蹲下抱了抱毛头,记得少女赵怡最不喜欢孩子,当妈妈后变的不管是谁的孩子她都喜欢,都会亲的不得了。赵阿姨,你在等小溪姐姐吗?毛头胖乎乎的小手拍打着赵怡的脸问,赵怡说不呀。那你在这干嘛?毛头奶声奶气的好奇着。这一问,又回到了赵怡的烦恼上,是呀,我在这傻站干嘛。赵怡一瞬间感到那么空虚,忧郁漫无边际的涌来。还是去妈妈家吧难得休息去陪陪妈妈也好呀。

    

  赵怡妈妈爸爸的那份默契让赵怡羡慕,清晨,一起去公园练剑,晚饭后争抢着洗碗,然后边看电视边说话,常常,幽默的爸爸把妈妈笑的眼泪直流。妈妈家离赵怡也就五分钟的路程。见到赵怡,妈妈习惯的问,饿不饿?赵怡?仿佛赵怡还停留在孩童时期,老贪玩忘记吃饭似的。赵怡摇了摇头,看着眼前白发萌生的妈妈,看着妈妈那慈爱的目光,赵怡有种委屈想哭的感觉,想哭的感觉过后,脑子里就忽然想起,原来自己今早下楼是为了给北京皮肤科医院那个好张小溪买[小葵花]。看看表,忙忙的打断妈妈的话,问妈妈要了钱,象是怕耽误中午作饭时间,也象是怕听妈妈继续的关切似的,逃离了妈妈家。这欠揍的[小葵花]让自己一大早就透不过气来。

  中午回家时,张小溪早回来了,她脖子上挂着钥匙。赵怡看着这向自己敞开的门,感觉它是那么可爱。赵怡心情又出奇的好起来了。有时赵怡也奇怪自己的心情,有时沮丧的跟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,有时又莫名其妙兴奋的跟当年嫁给张莫一样,当然,这兴奋总是跟嫁给张莫时的喜悦一样持续的时间不长。

  有时赵怡特看不起自己,感觉自己连张小溪都不如,因为张小溪跟张莫说话能持续很久,而自己跟张莫之间越来越沉默了。赵怡叹了口气,把书递给了女儿,小溪跳跃着跑自己屋里看书去了。

  好容易休息天,就这么过去半天了,赵怡边作饭边想,小溪凌乱的小屋,张莫乱七八糟的脏衣服等等,这些都在向自己招着手,赵怡使劲吁了口气,仿佛要把胸中的郁闷呼出来一般。转眼,俩个菜作好了,看看表,暗想,这混蛋今中午又不回来吃了。边想边叫小溪吃饭,小屋里静悄悄的,赵怡知道,小溪见了书就俩耳不闻窗外事了。过去从背后把她抱起来,一下扔外面沙发上了,小溪哈哈大笑着爬起来洗手去了。听着女儿那银铃般的笑声,赵怡心里漫过无边的爱意。小溪,来,跟妈妈拥抱一下。张小溪伸过还没擦的手,一下楼住了妈妈的脖子,然后把手悄悄的伸妈妈衣领里用湿手来逗妈妈玩,赵怡感觉到脖子里湿漉漉的,可她就装做什么事也没有。小溪失望的拿出手来,努了努嘴放开了妈妈。赵怡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说,现在的孩子几乎都皮肤饥渴。都渴望来自爸爸妈妈的拥抱。从那以后,赵怡几乎每天都跟小溪来个拥抱。她 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。以至于都成习惯了,那天不拥抱下张小溪,不用说小溪,自己都仿佛也得了皮肤饥渴症似的。

  吃饭时,小溪噘着小嘴,埋怨着爸爸也不修好电视。赵怡抬头看了看那台黑黝黝的大家伙。那是当年赵怡的陪嫁,当年抬进来时,换来了叹感声声。因为没多少人买这么大的电视。可现在,跟电影一样大小的电视遍地是。那时张小溪还没来到这个世界。晚饭后,赵怡就跟张莫挤着躺在并不宽大的沙发里,津津有味的看[婆婆,媳妇,小姑],看到饿了,张莫就去拿火腿,用刀切开,跟赵怡一人一半啃着继续看。那时张莫对赵怡真的很好。可惜当年我说这话时,赵怡就没信过,总是高傲的撇撇嘴。直到现在,赵怡回忆起那时的时光,才留恋起来,留恋的茫然了,怎么就陌生了呢?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以前张莫没辞职时,他们一个单位,张莫总爱骑赵怡那辆红色的26小车子带着赵怡上班。俩人一前一后,嘻嘻哈哈。张莫高兴了,就走高低不平的地方,听赵怡的大呼小叫:张莫,你要颠死我呀。张莫,你慢点啊。张莫,要迟到了。张莫就忍着笑逗赵怡,脊梁上挨赵怡的捶打仿佛很幸福的样子。上班路上,不光我,我们同事经常看到他俩这样嬉闹。现在车都买上了,怎么反而不如当年骑26车子时幸福了呢?赵怡使劲想着,大概从张莫辞职开始,要不,就是从小溪出生以后。大概都是吧,俩人有时对面坐着张口结舌了,各人做各人的事情。张莫就变的电视也懒的修了。或者如他说的,忙的没空找人修了。就让眼前这黑黝黝的大家伙整天开膛破肚的惨痛在那儿。这开膛破肚也是张莫的作为,看了看保险丝没坏,就这么扔那儿了。张莫,你把电视上好吧,这样多难看。张莫吸着拖鞋看了眼电视,走出了屋子,好几次都这样。现在连这样的话赵怡也懒的说了。每次说了,再原封不动的传到自己的耳朵里。时间久了,也就麻木了。

  赵怡往小溪碗里夹了几块瘦肉,决心不在想电视的事了,就让它怒视在哪儿吧,明天上班,看看同事有没有朋友熟人什么是搞这个的。对了,妈妈。小溪突然说,今晚开家长会。赵怡蹙了蹙眉恩了声,小溪察言观色的问,妈妈,你不高兴了吗?赵怡故意瞪大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说,妈妈高兴呀,怎么会不高兴呢,又要听小溪老师夸奖张小溪了,真幸福啊。小溪朝赵怡做了个鬼脸专注起碗里的米饭来。

  赵怡爱洗衣服,尤其爱看那一盆盆的脏水被到掉,心里有一种清爽淋漓尽致的感觉。送走小溪,赵怡开始了营造这种清爽和淋漓尽致的感觉。刚结婚时,赵怡最讨厌洗张莫的臭袜子,就给他攒哪儿,让他自己洗,张莫丝毫不着急,去了趟加电超市,让人送来一台全自动洗衣机。然后用调侃的目光看着赵怡。赵怡一次也没用过,当然,洗张莫的臭袜子也成她的习惯了。看着臭袜子在自己的揉搓下最后干净洁白如新,甚至心里有隐隐的成就感。当脏水换成了清冽冽的水时,赵怡擦了擦汗把衣服晾在了阳台上。太阳照着这些五颜六色的衣服,努力的蒸发着它们的水分,赵怡突然眼前一黑,眩晕。大概低头时间太长了吧。

    

  电话声就在这毫无防备时刺耳的响起来了,把赵怡的眩晕赶的无影无踪。“是赵怡吧,赶快来趟单位,要个帐要马上核对一下。”是财务副总那不容置疑的声音。赵怡答应了一声,赶快跑屋里,换衣服,大概下手重了点,身上这件家常棉布小褂腋下被撕开了一口子。赵怡看了看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屋子,又看了看阳台上的衣服,自我安慰的想,也好,衣服总算是干净的了。边想边蹬上鞋子拿起了包,当然,没忘记检查一下钥匙,随手带上了门。下楼时我们的赵怡终于想起来跟我四点还有个逛街约会,边把手机用头跟肩膀夹着,手边开着电动车锁说,喂,你这家伙,下午不能跟你一起出去了,我要去单位现在,晚上还有孩子的家长会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六给彩ww34332cogm 六给彩ww34332com开奖结果 六给彩ww34332com开奖视频

GMT+8, 2021-4-21 01:33 , Processed in 0.09360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